姚洋:创新应在分散的市场决策里做出

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20日电 题:《姚洋:创新应在分散的市场决策里做出》

作者 姚洋(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)

关注五中全会和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我们有一个直观的感受,就是发展自主技术是“双循环”的重中之重。

其中值得注意的是进口替代。进口替代是上世纪50年代世界银行对于发展中国家的标准的政策建议。当时有一种理论被称为依附理论,由依附理论导出了一个政策建议,就是进口替代,是指发展中国家要做发达国家正在做的事情,要自己生产机器设备,所以要搞进口替代。

进口替代并非是中国发明的,而是当时世界银行对发展中国家的标准的政策建议。那么实施进口替代的国家,也不仅是中国,整个拉美、印度,都是在进口替代。相对而言中国是做得比较好的,在30年里建立起了一个比较强大的工业基础,而且在当时也的的确确把中国的工业水平推向了比较高的高峰。

事实上,我们在改革开放时期进口替代的速度比改革开放之前还要快得多,而且成本要低得多。改革开放期间进口替代的方式,最重要的是干中学,边干边学,以前我们自己造不了的东西就进口,进口来之后我们看着慢慢学就学会了,就能自己造了。2014年中国的外贸盈余是来自于加工贸易,说明当时加工贸易是有用的。通过加工贸易我们不仅学到了很多东西,而且积累了巨额的资本,这些资本转化成很多的机器设备。所以通过改革开放,通过干中学,我们很快能够学到国外的东西。

另外一方面,通过开放,我们虽然会与国外的企业竞争,但是竞争过程中也会有合作,哪怕是竞争对手之间也是有合作的。比如同一个领域的企业,经常在一起开会,互相的讨论与交流,大家都会共同的提高。因此,我认为开放仍然是中国做进口替代最好的、最便宜的一个途径。

在当前这个节点上,关于自主技术有两个问题要深入地思考。

第一个问题,Plan A和Plan B的关系,我们发展自主技术很大的动因是美国对我们的技术封锁。我们要做好准备,但这只是做准备,它是个Plan B,就像每辆车都有一个备胎一样。值得思考的是,我们在60年代、70年代,曾把Plan B做成Plan A,因此发展的成本就会非常高。一个重要的问题是,我们能不能把所有的“卡脖子”技术都做了?如果要按“卡脖子”作为一个标准,则是把Plan B做成Plan A了。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自己应该有清醒的头脑。

第二个问题,政府和市场的关系。这是个老问题,但是到了自主技术方面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突出。现在各级政府都在动员成立各种基金,发展自主技术。这样的做法确实能见效,但是不是最优的方式值得思考。一个政府管理的企业不可能完全以利润为导向,在企业不以利润为导向的时候,想要把技术发展上去,我认为是有难度的,这里面就会产生很多的浪费。

很多人说我们在改革开放之前取得了很多成功,但不要忘记一点,我们在那时候,在有的方面是不计成本的。但点上不计成本是没有问题的,但如果大面积不计成本地投入,就会浪费太多。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证明、世界的历史都证明,创新还是应该由市场来做的,在分散的市场决策里做,这样是一个最有效的方式。(中新经纬APP)

(根据姚洋12月20日在北大国发院第五届国家发展论坛发言整理,未经本人审阅。)


2020-12-23 11:56admin admin 点击

Powered by bbin厅试玩网址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